我的足球梦想是这样实现的(图)

  “快来替我踢一会儿。”舍友郭同学朝我大喊。话音未落,他已经冲进操场西南角的厕所。这速度,比刚才在球场上快多了。

  这里正在进行的是“希望杯”高一年级组足球赛。如果校史有记录,这可是正经A级赛事。幸福来得就是这么突然,在郭同学如厕的10分钟时间里,我塑造了自己人生的一块里程碑——正式足球赛首秀,并且是代表“班队”。大概是足球滚过来的时候,我还是碰过一两脚的。反正在郭同学回来之后,我被迫下场了。

  后来无数次回想起这次首秀,我知道这是不被国际足联比赛规则允许的。第一,我不在出场名单之列;第二,郭同学被换下之后不能再次上场。之后,这个“光辉”的“首秀”,并未遭到更多如期而至的嘲笑。不是因为这帮家伙宽容,是因为他们压根没记得还有这么一段。

  对于一个踢足球的年轻人来说,如此重要的时刻居然被无视,没有比这更惨痛的人生打击,一个关于足球的梦想,也悄悄地在心里萌发——总有一天,我要在万众瞩目之下踢球。

  像我这样有梦想又有行动的人,向来不缺完整的计划。于是,我为自己的梦想设立了一个三步走计划,只可惜都失败了,但后来一次意外的机会,竟实现了我的足球梦。

  那是甲A联赛刚刚兴起的年代。职业赛场上的风起云涌,很快让学校操场变得尘土飞扬。如果说一个球迷的记忆中,哪块球场最难以忘却的话,那么中学操场的得票率,肯定会遥遥领先。

  我的足球生涯就是从高中开始的。初中时的体育课,我们基本只学广播体操。既然在起跑线上已经落后了七八个身位,那要想追赶别人,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练得有多苦?操场上空的月光最清楚。踢得有多累?操场边上的水龙头最权威。

  我们班上最会踢球的是徐同学。他从小就坐在球迷父亲的自行车后座上,去各处踢球。他是班队当仁不让的队长和主力前锋,包办了绝大部分进球。他还入选了高一全明星队,和高二全明星队进行了一场争霸赛。在没有比赛的时候,他就是我们的教练,因为体育老师也不会踢球。

  高一的下半学期,徐同学和另外两个同学,干了一件让别人十分崇拜的大事情。他们三个离校出走了。他们要去的是高丰文足球学校。以我的球技,当然不在他们的考虑和邀请之列。最终,他们辗转到了沈阳,也见到了高教练,可惜足校尚是一片地基。此次出走事件震动全校。返校之后不久,徐同学就悄悄转学了。再后来,就是听说高考足球专项测试时,徐同学如何神勇,有一脚球不知怎地就踢飞了测试老师的茶杯。

  徐同学用他的传奇和亲身经历告诉我,还是死了上足校这条心吧。靠球技实现足球目标似乎很难,因此我必须再想别的办法。

  我不是那种只踢球不看球的球迷。电视上有一次播放AC米兰的队歌,“米兰、米兰”的歌声,让我彻底沦陷。和我一起成为球迷的,还有一位只看球不踢球的张同学。我们两个轮流买《体坛周报》,周一出版的“体坛”,周四才能到达我们所在的城市。再加上周四晚上,还有中央五台播出的《足球之夜》。因此,每个周四,成为我们的足球日。

  每个星期,我们都要在欧洲各大城市的球场神游一遍,课堂上没有学会的,倒是跟着足球学会了。“费奥伦蒂纳”“佛罗伦庭那”“佛罗伦萨”,综合各个报刊,分析最正确的翻译应该是哪一个。我们想了解中国足球苦难的过去,一本《悲壮的冲击》被反复翻阅至卷页烂边,熟悉程度远超历史课本。

  1997年十强赛,是我们第一次追随中国足球队冲击世界杯。那时的青春,已经热血沸腾到四处喷溅的地步。因为战绩不如人意,我还给时任中国队主教练戚务生,写了一封3000字左右的长信,“高谈阔论”国家队的用人问题以及技战术设想。信写完了,不知道戚教练的地址,于是便寄给了《体坛周报》编辑部,请他们代转。

  在那个时代,张斌、黄健翔、刘建宏等青年才俊,成为我们心中的榜样。周文渊、马德兴、李承鹏等足球记者,在我们看来,是中国足球的担当。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左寻右找,也没发现“足球记者”这个选项。但是,我从来不是在梦想身边默默走开的那个人。

  好吧,这似乎是实现梦想的最佳途径了。让这个名叫“万众”的朋友,看我踢球,我可以请他去看录像。

  因为足球,我确实结识了很多有趣的人。曾经翘课跑进校门口的馒头店,只为看一场中国和沙特的现场直播。急匆匆赶到那里,一位刘同学已经就位并开始紧张地记录,中国队射门多少次、角球多少次。在刘同学手上,我第一次见到了足球比赛的技术统计。

  曾经半夜潜入岳同学家中,只为看一场皇家马德里和尤文图斯的冠军杯决赛。为了不被父母发觉,岳同学已经忙乎了一夜,踩着凳子用床单把父母卧室的窗户堵上,把电视音量调到最低,还成功搞到一副耳机,并在我俩约定的时间准时打开房门。

  还有一位秦同学,那个时代女球迷尚是凤毛麟角,伪球迷这个词汇也尚未出现。她是那样迷恋巴乔,熟悉巴乔的每一段过往,还拥有一本巴乔的精美画册。

  但我终究没有认识一个名叫“万众”的朋友。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我没哭,可是眼泪在心中流淌。我慢慢知道,梦想这件事情,从来都是别人家的。

  十年前的一个下午,2006年中甲联赛最后一轮,山西路虎赛季谢幕。看台上的球迷举起标语“保卫山西”“把根留住”。这是山西足球的又一个节点。中场休息时,我溜下看台进入内场。草坪上是默默热身的替补球员,看台上是激情澎湃的山西球迷。环视体育场,蓝天绿草红跑道,这种感觉真的不错。一颗足球突然从场内滚了过来,我立刻飞起一脚——一个在万众瞩目之下踢球的人生梦想就此实现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