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报道新探 足球新闻中的特色词语

  现代生活中,体育报道已成为媒体报道内容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受众的角度说,人们在阅读体育新闻报道,了解体育信息的同时,也期望体育新闻呈现给他们的文字或图像如体育本身一样具有挑战性和娱乐性。体育新闻的纪实性和娱乐性并存的特征,在足球新闻报道中体现得最为透彻。各种形式的媒体在足球新闻报道中都呈现出一种共性,那就是既提供得分、统计数据、动作、赛事进程等信息和图像资料,又通过令人激动的话语以及图像娱乐受众,吸引受众的眼球。本文分析的就是这些能有效抓住受众、极具个性特色的词语以及它们的语义功能。笔者认为,它们是足球新闻报道实现娱乐化的手段之一。

  足球新闻报道中充满隐喻的词很多。隐喻总是涉及两个不同的语义领域,被说明的领域叫“目标领域”,说明的领域被称为“源领域”。作为目标领域,在“足球”这个语义领域中,典型的事件图式包括“比赛开始、结束、胜负、得分、技巧、球队、球员、教练、裁判、观众……”而用来谈论事件图式的源领域常见的有:

  过去,我们习惯将比赛作为一种竞争来呈现;现在,我们往往将比赛作为对抗来隐喻。对抗的强度就是比赛的卖点,属于描述战争的词语大多数可以用来谈论或描述足球,如:

  竞技体育的特点就是对抗。虽然不是真正的战争,但却具有战争的本质内涵,尤其是足球比赛,被称为和平时期的战争。在特定语境中,采用那些战争语义场的词语将战场和球场联系起来,既可以渲染比赛的激烈对抗气氛,又可以满足人们的“英雄”情结,满足人们以某一领域的经验来看待或认识另一领域的要求。随着一些含有战争词语的使用,使之逐渐成为足球新闻中的常用隐喻。

  体育比赛的魅力就在于激烈的竞争,并且极具观赏性。观众、比赛场地以及比赛过程中的不确定性,都让人联想到舞台戏剧表演。看体育比赛犹如看表演,媒体新闻语篇也就相应地运用一些戏剧语义领域的词来凸显比赛的表演性和戏剧性。如:

  里卡多·佩雷拉……他真正的亮相及谢幕只用了不到1分钟,却足以令他成为最风光的主角。

  从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战争或戏剧方面的词语大量运用于足球新闻报道中,这种隐喻属于结构隐喻,也就是将一种概念结构来构造另一种概念,使两种概念相叠加,将谈论一种概念的各方面词语用于谈论另一概念。

  1. 赌博。体育比赛以胜负为最终评判标准,以获得冠军为最高荣耀。比赛双方的谋划策略,尤其是比赛结果的不确定性等,都让人联想到赌博,而足球博彩的盛行,也证实了足球比赛的这种特点。如:

  2. 帝王。体育比赛崇拜胜者,冠军是每一位参与者的梦想。足球媒体新闻中常常用与“王位”相关的词语来描述比赛中夺得冠军,如:登基、(重登)王座、(摘取)桂冠、(登上)宝座、加冕、卫冕、戴皇冠等等。而那些取得极大成功的教练和球员或球队也可比做君主、帝王。如:

  幸福的是,他在场上具有属于篮球上帝的出神入化;悲哀的是,在上帝的光环下,其他人不会被更多的记忆。

  3. 神魔。俗话说:“足球是圆的,什么结果都有可能。”这说明足球比赛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运气成分,因此,那些关于神威魔力的词语也经常出现。在足球新闻报道中,关于球队间的恩怨、某种未曾打破的惯例或宿怨,都可以用带有这种色彩的词汇来宣染。如:

  但他们面临的是两个魔咒:头一个是冠军杯魔咒,在历史上,只有一个国家在同一年包揽欧洲杯和欧洲冠军杯,那就是1988年的荷兰;另外一个魔咒是首场魔咒……

  4. 江湖。足球圈子是一个特殊的圈子,具有特定的游戏规则以及各种属于自己的潜规则,颇有些像侠义小说的中的江湖。由于当今武侠小说的流行,那些江湖词汇被大量用到足球新闻报道中,成为一个奇特的新闻语汇现象。如:

  这些句子带有几分武侠江湖气,风趣幽默。这种隐喻中的源领域要比目标领域更为人熟悉,通过喻体帮助人们理解本体的特点,这是隐喻的认知功能。

  从上面所举的例子看,足球新闻语汇中大量运用战争、赌场、江湖等隐喻词语,加强了我们对足球赛场特点的了解,在新闻的叙述上更生动,使得足球比赛带给读者多重心理感受。

  强语义词是指带有极度夸张性、语义较重的词。足球新闻语言常常使用一些语义极其强烈的词,给人印象深刻。“输球”被描述为“灾难”、“悲惨”、“残酷”;“赢球”被描述为“狂胜”、“完胜”;“进攻”是“狂屠”、“屠戮”、“摧毁”、“斩杀”、“绝杀”;球员是“伟大”、“完美”、“神奇”、“超级”、“教科书般的”、“独一无二的”,他们“拯救”球队,“奉献”进球;比赛是“史诗”、“神话”、“奇迹”、“传奇”。更多的强语义词用于对比赛中的进球和动作技巧的描述,略举几例:

  这些语意强烈的词将比赛展现为卓越的、英雄式的,能够给读者或观众强烈的感觉冲击力。朝极点方向夸张的词语,可以极大地满足观众好奇的心理需求。

  当然,强语义词的使用应有一个限度。有些强语义词使用过多,过度夸张,就显得哗众取宠。比如中国队1比0胜阿联酋,一则新闻标题是“祁宏绝杀阿联酋”,“绝杀”一词显然过度。另外像“摧毁”、“毁灭”、“屠戮”、“斩杀”、“残暴”、“干掉”等词语如过多使用,也会因为暴力性语言让人生厌。

  有一些词,在其概念意义外,还带有肯定、赞许或否定、贬斥等附加意义。这些词语义上都带有“主观色彩”,表示感情意义。使用这类词能够明确表明说话者的观点和态度,具有主观倾向性。体育新闻报道很多时候要考虑受众兴趣需求,对受众而言,大多数人喜欢的是表达对事物的褒贬评价,而不仅仅是对事物进行描述。足球新闻中有倾向性词的使用正是建立在这种心理基础上的。下面分别从感情色彩和态度色彩两方面举例说明。

  这些词语的色彩是隐性的,它们原来的感情色彩在语境中同话语的效果不一致。总的来说,无论是显性还是隐性的感情色彩词语,都可以看出,足球强调进攻、力量、技巧、成效,常常将有攻击性的竞争描述为技巧的标志,而协调、妥协、平庸、失败甚至平局都是被贬斥的或不受重视的。从这些有倾向性的词语中我们可以比较充分地了解到足球运动的主题。

  一般来说,有什么样的感情就会表现出什么样的态度,但具有态度色彩的词侧重点是态度,重在表现情态而非显示感情。体育新闻表示主观态度和观点的语言常见的有:

  有球员甚至表示:“别看中邦先上去了,我们实际上是今年中甲最强的,3分还不是小菜一碟。”

  现代读者对于新闻的需求是多方面的。他们阅读新闻,希望获得信息,但又不仅限于了解动态的信息,他们总希望得到观点的指引。足球新闻语言和其他新闻报道一样,追求客观、准确、简洁的同时,又使用特色的词语以及其他一些手段来增强可读性。娱乐化的需要促使足球新闻语篇中出现大量特色词语,通过多个源域的隐喻、极度的夸张和有倾向性的评价,从而渲染比赛,吸引受众,最终实现足球新闻的娱乐目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