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闻做一名足球领域的口译是怎样一种体验?

  因为世界杯的缘故最近很多人都在谈论足球,但不知道大家好不好奇在足球运动领域的翻译工作都是怎样的呢?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吧~

  2015年亚洲杯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当时中国足球队主教练佩兰的翻译“表情帝”赵旭东突然成为了媒体争相报导的焦点。因为他在翻译时,面部表情丰富的照片在网上蹿红。网友纷纷称之为“国足郭德纲”……

  其实,赵旭东在接受国足主帅翻译这份工作邀约前是个和足球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的人。

  他在大学读的是法语专业,1992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家法资公司工作,并参与了深圳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此后的近20年时间,他一直作为高级技术翻译参与大亚湾核电站的工作。

  为了能胜任这份重要的工作,赵旭东在工作初期不断丰富自己的词汇量,对相关业务术语进行了深入研究,有时经常整宿不睡觉。

  而他的努力也很快收到回报,凭借对专业领域语言词汇的精准掌握,赵旭东直接跨过了菜鸟阶段,成为一名合格的核电站技术骨干。

  工作能力突出,加上性格外向、为人正直,赵旭东很快就获得了跟着工程师们一起赴法国进修的机会。

  2007年,他与时任法甲里昂队主帅的佩兰在法国相识,两个男人因共同热爱的足球开始熟络起来。

  谁也没想到,7年后,在卡塔尔执教的佩兰会被中国足协选中,成为接替前任主帅卡马乔的国足新教头。2014年2月26日,足协公布国足主帅,赵旭东经佩兰推荐于3月正式走马上任。

  有时,佩兰要给队员们讲解球队的基本技战术要求,这种坐在会议室里的战术课一般都长达1小时以上,对于长期在球场上奔跑的球员来说多少有些枯燥,这就到了考验翻译的时刻。

  “他会在准确翻译教练意图的基础上,在语言中加入很多轻松的成分。”同事透露,赵旭东出生在辽宁省铁岭市,与赵本山是不折不扣的老乡。在平时的生活中,他依然乡音未改,最喜欢说的口头禅是“必须的”。

  在亚洲杯小组赛国足与沙特队比赛前的动员会上,佩兰给全队做完动员后问了一句:“你们能做到吗?”结果队员们不约而同、齐刷刷地模仿老赵的东北口音回了一句:“必须的!”人群中的赵旭东非常开心,他说:“如果用‘能’来回答,明显力度不够,回答‘必须的’才给力嘛!”

  玩笑归玩笑,对于在日常工作中如何做好一名球队翻译,赵旭东心里还是有自己的一杆秤。而“说人话”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他觉得,教练要有职业精神,翻译同样如此。翻译很多时候也和教练一样,要做很多看不见的准备工作,比如对比赛、对手做一些案头工作。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尽力做好教练与球员之间的沟通,与俱乐部之间的联络和与工作团队之间的协调,在赛场和训练场上把教练最真实的意图用最容易接受和理解的方式转达给球员。

  亚洲杯期间,训练场上经常听到老赵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呼喊:“还等啥,不要犹豫,上去就干他,但要聪明!”简单、直白、接地气的指令,队员们瞬间心领神会。

  “一个翻译‘说人话’是非常关键的。” 这是老赵给翻译工作的基本定位。作为翻译,他认为首先要有扎实的基本功,然后还需要在语言格式之间进行转换,让自己翻译出来的语言直接、易懂,再以最快速度传递给队员,“这个时候就不能四平八稳,文质彬彬了,否则主教练也不会同意。”

  其实,国足管理层一直在寻找赵旭东这样的翻译—能在教练员和队员之间起到一种桥梁作用。而赵旭东用他东北人特有的热情,为主教练口中或许十分平淡的话语注入了激情。

  在足球界的译员除了赵旭东还有很多,下面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其他译员的情况,并谈谈做一名专业的翻译需要怎样的“自我修养”。

  能够成为一名翻译,首先需要具备的能力就是外语,否则你就不会得到这份工作。但会外语只是一块敲门砖,门里的世界却大不相同。

  首先说一下周毅(前主帅卡马乔的翻译),他西语翻译水平非常高。 因为周毅在阿根廷长大,西班牙语已经近乎他的母语,所以无论是他与外国人沟通还是自己所使用的标准流利的西语,都是国内科班出身的翻译很难达到的水准。

  但众所周知,作为一名翻译,周毅一度陷入过舆论的漩涡,因为有球员反映很多时候不清楚周毅向他们传达的卡马乔指令。这就是足球翻译作为一个专业工种必须要具备的第二个素质,即对所在行业的专业词汇的掌握,这既是指你要知道专业词汇的外文说法,还指其中文说法。

  客观而言,这个层面的问题不难解决,因为足球专业词汇并不多,一名出色的翻译,即使他再是外行,只要肯钻研、注意学习和收集,1 个月之内也基本可以做到八九不离十。

  米卢时期的翻译虞惠贤,在成为米卢翻译前从事的主要是外贸工作,所以刚接手的时候也遇到类似问题,也一度让米卢感到头疼,但因为虞惠贤的勤奋,很快就克服了这个难关。

  打个比方,一位中国球员的父亲,基本上外语能力是零,却一个人几乎走遍西欧国家,他所仰仗的就是手机中的谷歌翻译软件,他总是会打好中文,软件翻译成外语后他再拿给外国人看。

  现在各种翻译软件层出不穷,曾有人担心这项科技的发展可能会革了翻译工作的命,但至少现在看来仍是杞人忧天,根本原因就在于一名好的翻译并不是那位父亲一样只是旅游,他的工作要求不仅是语言水平高,专业词汇通,还要有足够高的 情商 。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前国青主帅克劳琛的翻译是李晨,一次球队领队冯建明与克劳琛对话,激动之处冯建明手指德国教练表示不满,李晨翻译时竟然也指着克劳琛,这段翻译成为了一个经典段子。与程远思不同,在 老板 与 外方 之间,李晨将自己的立场坚决地站在了 老板 一方。但事实上,李晨的翻译能力也没有得到认可。

  中方总是希望翻译将自己的意思准确的表达给外方,一名好的翻译则要考虑如何在准确的表达之外,可以让外方更好的接受。

  某中超俱乐部老板因为对球队用人不满,于是约见球队外籍主帅,追问他俱乐部到底谁决定阵容安排,翻译感到这个问题有些伤人和不职业,于是自己做主将老板的问题做了改变,省去了 阵容安排 等字眼,外教的答案自然令老板感到满意,一场剑拔弩张的风波就此平息。

  当然,也有一些翻译会弄巧成拙,另外一支中超球队,同样是上述类似的场景,不同的是翻译 过滤 了老板的原话,问了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外教面带笑容地回答了问题,老板直接勃然大怒, 我不相信他会用这样的表现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除非他有病。 这件事情的结果就是翻译直接离职。

  自己做主也并不都是倒霉蛋,也有幸运儿,比如今日名满天下的穆里尼奥。在为老罗布森担任翻译期间,他就经常在罗布森说完后,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队员。

  罗布森也感到奇怪,为何自己的指令总是无法被队员领会。后来他也意识到问题所在,不过罗布森也承认,那些非自己本意的指令往往可以改变比赛结局,很有雅量的罗布森也就默许了穆里尼奥的这样 篡权 行为。

  在 语言 、 专业 、 巧妙 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外在因素同样可以决定翻译成功与否,比如在翻译时的外在表现力。一名服务于中超豪门的翻译,外语能力并不突出,经常被同行诟病,但却深受外教和球迷喜欢,因为他在翻译时动作颇具感染力,且语速非常快,即使是自己拿不准的地方也绝不犹豫,让听不懂的人很难会质疑他是否真的听懂了外方的原意。

  根据《圣经 · 旧约 · 创世记》第 11 章的表述,当时讲着同一门语言的人类试图联合起来,搭建一座可以通往天堂的高塔,即巴比伦通天塔。见到人类由此违背了当初与自己立下的约定,上帝决定予以惩罚。

  从此,人们开始讲不同的语言,彼此间的沟通开始存在壁垒。宗教上巴比伦通天塔的故事,反映的是人类因妄自尊大、轻易毁约而最终落得混乱流离下场的哲学命题。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样的结局也催生了世间一个古老职业的诞生——翻译。

  事实上,没人能够精准地定位翻译的起源,但在数千年的人类历史文明中,它又无处不在,时时闪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当时的国足翻译赵旭东之所以走红,并不令人意外——只要拥有如下领域的超强自我修养,大家都能成为好翻译。

  翻译是门语言艺术(这话有点耳熟?嗯,之前一直都是这么定义相声表演艺术的 ……),所以,过硬的语言能力,是成为好翻译的第一条件。所谓 语言能力过硬 ,很多人都简单理解为 外语水平高超 ;但事实上,母语和外语的均衡掌握才是王道。

  笔者有位同窗现供职于外交部高翻司,别看他平日里在朋友圈和微信群中的发言都是外语写就,但其实人家私下空闲时还颇有情调地作诗填词 ……

  在中国,大家都习惯说我专业是学 XXX 语言的。其实这并不准确,老外听了也不会懂,因为语言是技能,不是专业。语言文学、跨文化交流、国际贸易 …… 这些才是专业,也是我们开设这些课程的原因。光会讲外语,只能实现与他人的交流;懂专业知识,才能让你们找到工作。N 多年前,大一精读老师的这段话,笔者一直都记忆犹新,它再清楚不过地阐述了专业知识对于翻译工作的重要意义。

  某次,另一位大学同窗(超级球迷)陪同国内某体育代表团前往欧洲、考察若干俱乐部,另一位英语超棒的女生(超级球盲)任代表团首席翻译,她全程将 赛季 一词译为 period;导致这位同窗一直强忍着告诉她最好用 season 一词的冲动,这就是会外语和懂专业的区别。

  翻译是杂家,除了有专业领域的专长,还必须博学多才。笔者曾参加过一次国内某机械制造企业与欧洲合作伙伴的商业谈判,由一位商贸专业方向的翻译担纲首席翻译。

  谈判中,外方谈到了一家貌似和机械制造行业八杆子都打不到的企业名称 Oracle,当我还在思索这是哪家公司时,翻译脱口而出 甲骨文公司 。事后,中方领导对这位翻译的知识储备赞不绝口,而她则谦虚地解释说: 我只不过有广泛阅读的习惯而已,既然你不知道何时能用上什么样的知识,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时刻学习和储备。

  套用巴塞罗那俱乐部 不仅仅是一家俱乐部 的口号,翻译工作也绝不仅仅是翻译,更多时候,翻译的工作超越语言、直抵文化层面。某种意义上讲,好的翻译一定是优秀的跨文化交流使者。

  因为不同语言背后是不同的文化,以及由此导致的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法,当这些发生冲突时,除了翻译运用自己高超的情商化解之外,再无其他解决之道。

  比如我国国门刚刚打开之时,笔者的一位师兄曾为某欧洲企业代表团来华参展提供翻译服务,欧洲老板对与中国供应商共同进餐时、国人热情好客地总用自己的筷子给他夹菜十分不能接受(分餐制在欧洲根深蒂固)。对此,师兄一边为他解释夹菜行为背后的礼仪含义,一边请服务员端上了公筷。问题迎刃而解,结果则是欧洲老板带着签署好的合作协议满意返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